咸鱼饼干

【翻译】人生的配乐:杰西艾森伯格

卷毛专属小仓库:

主博转载地址


============================================


他是演员、剧作家,同时他还是“蝙蝠侠的死对头”,杰西艾森伯格和我们谈论了他对音乐剧的热爱以及Wu-Tang Clan(*美国纽约的HIP-HOP乐队组合)


我听到立马就喜欢上的歌


Ween的Sweetheart In The Summer


这是专辑《La Cucaracha》里的一首非常浪漫的歌。


我卡拉OK时会唱的歌


38 Special的Hold On Loosely


主要有个问题是这首歌的调子不适合我,问题不是歌曲本身,问题在于我的声音。在苹果手机还没那么流行的时候,我坚持要在一堆陌生人的面前和现场乐队一起表演这首歌,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了都可以自己去听了。


会让我想要起舞的艺术家


A R Rahman


我写的话剧《The Spoils》里的联合主演Kunal Nayyar(现正在伦敦的特拉法加尔剧院热映中)他告诉我这位天才印度作曲家,在表演前我们在后台会放他的歌来让自己进入状态。


让我回想起我的童年时光的歌


Wu-Tang Clan的Method Man


当我在写《The Spoils》的剧本时,我确定我有安排这个剧中会有一些特定的歌曲出现,第一首就是Wu-Tang Clan的Method Man,还有一些歌比如Billy Joel在1977年发布的专辑《The Stranger》里的Scenes From An Italian Restaurant,在新泽西长大就意味着你的音乐口味是非常折衷的。


我第一次去的演唱会是


Dar Williams


十年前我在纽约看见一个民谣创作歌手Dar Williams,那时候我从来都没看过现场表演,我不是很喜欢演唱会,因为我总会产生焦虑,在结束前我总是会溜去看纽约尼克斯队的比赛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我人生中只看过四次现场,Ween、Dar Willams、They Might Be Giants和U2。我看过Bono因为我的好朋友喜欢U2,然后我刚好有办法搞到比较好位置的票,表演其实还挺不错的。


在我自己的葬礼上我希望能播放的歌


我猜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办法做出这项决定的人,我也是唯一一个最没有发言权的人,如果有一首歌能让别人记住我的话那也应该是别人来弄清楚是什么歌。


我记得我听过的第一首歌


Andrew Lloyd Webber的Variations


我从小到大都一直喜欢音乐剧,所以一直记得有一首歌叫Variations,是Andrew Lloyd Webber写给他的弟弟、剧院里担任大提琴手的Julian。我以前总叫它“鬼乐”,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很喜欢这首歌。


现在我已经不再听的歌


William Finn的Yes


(*音乐剧作曲家,找不到试听链接只贴了歌词链接)


在纽约911事件之后,我那时在写我的第一本剧本,我一直循环播放着这首歌。那年我才18岁,好莱坞的一个公司买下了我的那个剧本。所以整个写作过程结束后,大约两周的时间里我很难从我的房间里出来,我必须要听几千遍的Yes(1998年的专辑《A New Brain》),我觉得现在可能还喜欢这首歌但我已经把它和无聊乏味联系在一起了。


改变我人生的一张专辑


Ween的Chocolate & Cheese'


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这种音乐,我觉得这种音乐很“聪明”,它幽默而不露骨,它语言直白而不粗俗,从那之后我就爱上了Ween,这可能是我认为自己第一次能像个大人一样购买的专辑。


我在片场时会听的艺术家


Corn Mo


他是个了不起的创作歌手,他让我一直处于积极的状态。我还喜欢听音乐剧Miss Saigon的配乐,这个音乐很舒服让我回想起我自己的童年。



评论

热度(44)

  1. 咸鱼饼干卷毛专属小仓库 转载了此文字